樱桃庚饭马尾镜子

当半个地球外还有个你



【0】
Fly by night。根据牛津大学编写的英语词典,这个词组可理解为“不可信任的,不可靠的。”基于此,我选择了上午起飞的航班,希斯罗机场的入境戳降临在我的护照时,日不落帝国的微雨不偏不倚地打在我的行李箱上,仿佛约定了似的,一切都是那么正好。

【1】
家到学校的距离再也不止两首歌的时间,每天都骑车去六公里外上课,影子洒在自行车专用道上,围巾和发丝则被风吹在耳后飞扬。从家住的山坡下来后就能看见蓝色的NHS大楼,这时便会想也许学弟学妹现在还在借助题海求生。
牛津大学的许多学院分布在通往市中心的主要干道两旁,一些教授和学生身着深色风衣,操着标准的牛津腔,手捧着现磨的咖啡,与寒风中疾行的我擦肩而过,顷刻间便听见了属于牛津的声音。
学校呢,就坐落在泰晤士河边,离火车站仅一步之遥。餐厅的饭虽没有传说中的难以下咽,有时却莫名想念recess时和朋友结伴去吃饭的场景。

【2】
曾在生日时慕名前往Bromo火山观日出,或许是出于收到学校发来的offer的缘故,眼中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。和旅人谈论起“夸父追日”时,我正坐在泗水机场候机。与其说夸父是在跟太阳赛跑,不如说他追逐的是梦想,他风驰电掣般朝西方奔去,转眼便是几千万里。看着那轮旭日渐渐远去,夸父停下了脚步,觉得她是那么耀眼,这么想着,竟也甘心放手任她落入西山。但他的此番作为却被世人渲染成自不量力,无奈他们不知——有一种爱是远远注视就够了。
诚然,我不想成为夸父,就算是上穷碧落也要将心中所想揽入怀中,我仍年少,才不怕山水迢迢。所以,从不迷信的我选择相信牛津英语词典,就像我深信目前所在的遥远国度。在万塔机场独自等候的深夜,对于芬兰的全部印象只有触目的皑皑积雪,如果孤独有颜色,我想它一定是白色,庄严又沉寂,如同被时差抛弃的长达30小时的那一天。

【3】
该如何跟你解释这一切呢。我总觉得那一刻又看见了她,坐在刷着蓝色油漆的操场上,手握尚有余温的《逗号》,难掩激动地默读着自己几个深夜才修改完成的文章,幻想着还有几个夏天才能抵达位于GMT+0的大不列颠。
她听着同学们就“毕业后的选择”展开的谈话,有人问她要去哪儿,她摇摇头,表示还未决定。然而她怎么会是对未来如此彷徨的人呢,她只是那么微微地笑着,便知道我一定不会令她失望。
她曾写下这样的句子:有期望的等待才是值得的,就算时间再久也不会疲倦。因此她依然留在那里,等待着八小时前的我的到来。无聊时,她就和学弟学妹说说话,指着前方说:“你们看,未来多么明媚,一定要坚持知道么。”
下午五点多的牛津很黑,推着自行车走在上坡路时,四周一片静寂,显得自己的喘息声愈加急促。就在这时,我清楚地听见她的声音,“已经走了这么远,面前的小山算什么呢。”果不其然,一抬头便望见满天繁星,在漆黑的夜幕下,透亮。
她总是比我想象中要勇敢,四年中的作文跑题无数,帮老师们把打赌的步骤都省去了。而她也就真的越跑越远,跑去印度洋上的茶园,跑去太平洋旁的港口,跑去国界线的最北边,一直推动着我从东八区到时间的起点。就在去年底的会考中,她丝毫未犹豫地直接选择了“记叙文”,不留遗憾是她给的解释。现在终于可以松一口气,感谢她为那四年做了最完美的总结,从今往后,我的人生将再无“跑题”二字,除了自己之外,任何人也无法评价我的人生。
开学那天在名单上写下自己的名字,一个新加坡朋友突然问我:“你就是那个文章经常登报的文静么?”当时的第一个念头便是,她肯定会很喜欢这个前缀,所以我不敢承认,不敢把她的成果占为己有。

【4】
电影中的男主角为寻找失踪的底片,坐格陵兰岛醉汉开的直升机,跳入冰海与鲨鱼搏斗;在冰岛遭遇即将爆发的火山,用滑板走过蜿蜒的公路;徒步在阿富汗境内爬被大雪覆盖的喜马拉雅山。然后他不再白日做梦了,他自信地牵起女主角的手,当众呵斥了前老板,他甚至没有去买以他自己为封面的最后一期杂志。就像旅行家在雪山上等了许久,看到雪豹却迟迟没有按下快门。因为总有那么一个瞬间,你不需要倾听者,不需要群众演员,只留给自己慢慢回味就好。
她将她的故事通通保存在那个叫做“满是阳光”的文件夹里,那些回忆就像白杨一样,深深扎根于此。就算待到花甲之年,如若有人问起“你做过的值得一提的事情”,她依旧可以泰然自若地娓娓道来。
“当“二元对立”、“意识形态”、“蒙太奇”等术语频繁出现在传媒理论课时,仍能记起考完文学的那天下午,小李老师等在礼堂外,身后倾盆而下的是狮城最后一场大雨。”
“去年四月在国家图书馆看《天冷就回来》,汤老师说:“如果有机会到英国的话,一定要去剧院看场剧。”再次回想起这句话,我竟真的站在了红色双层巴士川流不息的街道旁。”
“晓琪为我制作了告别视频,老师同学们一声声的“文静加油”在房间里回荡良久,《海阔天空》作为背景音乐单曲循环着,停留在脑海中的却是那句——不羁放纵爱自由。”

【5】
推着行李到入境大厅时,并没有看见印着我名字的牌子。整夜的卧铺火车,十二小时的飞行,转机的十七个小时,以及模糊不清的等待,在那刻全数袭来,好似做了一个漫漫长长的梦。
赫尔辛基飞伦敦的航班上,我工整地写下了近几年要完成的事情,就像她曾写下的“去英国生活”一样。
问寒告诉我——这世界上很多人都不能,而你却可以说出一个梦想成真是什么感觉。
我站在航班显示牌下等着,心中有坦然、兴奋、好奇,在这么多的形容词中唯独没有胆怯。现在我过着自己喜欢的生活,邮箱里保存着即将启程的机票,本子上写着我们共同的期待,而她在远方,笑着对我说“你真棒”。至于那个名为“倒数日”的手机软件,早就没了痕迹,因为我根本想不到比珍惜当下更具分量的事情。

记忆墙。

最爱的urban ears。